聚焦数字经济 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19-03-29 作者:国研网宏观经济研究部编撰 来源:国研网《宏观经济》月度分析报告 阅读次数:87 【字体: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通常来说,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数字经济是引领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关键力量,对我国顺应全球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浪潮,在新的历史机遇期重塑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一、数字经济发展进入风口期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主任 吴建平 社会信息化是当今时代的重要特征,在社会信息化浪潮中,要想紧紧抓住信息技术进步带来的重大机遇,必须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当前,我国尤其要在以下三个方面下功夫。首先,牢牢掌握互联网核心技术,加速下一代互联网核心技术研究,全面开展下一代互联网规模部署,整体提升我国下一代互联网应用水平,将我国打造成为下一代互联网核心技术保有者和输出者,努力成为世界互联网技术强国;其次,从根本上解决网络安全问题。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给网络安全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带来重大机遇,我国要抓住机遇,在网络安全方面下更大功夫;最后,要在广泛参与国际合作中成为互联网技术的贡献者。虽然目前我国在互联网技术创新和标准化方面已经取得重大突破,但与建设网络强国的目标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我们要更加积极参与全球互联网体系结构核心技术研究和国际标准的开发制定工作,解决互联网发展中遇到的现实问题,真正提升我国在世界互联网领域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中国信通院数字经济研究部主任 孙克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呈现出规模大、增速快、动力强、结构优的整体特征,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融合程度不断加速,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可以预见,未来几年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下一步需加速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构建新型网络,用新基础支撑新体系。强化基础技术研究,推进通用芯片、基础软件、高性能计算、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等研发和商用。

西北大学研究生院院长、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任保平 当前,以区块链、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信息产业发展日新月异,以数字经济为主要特征的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世界各国都已将发展数字经济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任务之一。积极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不仅是推动经济结构优化升级的重要内容,也可以带来新的增长红利,是新时代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路径。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已达55%。可以说,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和新动能。因此,在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内必须找准着力点,做到以数字化思维把握不断涌现的新事物和新机遇、着力促进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推进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改造和新兴产业的数字化进程、不断完善数字经济发展的生态系统,从以上四方面出发,推动我国数字经济更好更快发展。

二、数字经济助力传统产业数字化发展

数字经济不止是互联网行业,传统行业也涵盖其中。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表示,数字经济包括两大部分:一是数字产业化部分,即信息通信产业,具体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二是产业数字化部分,即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其新增产出构成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董事长兼CEO 周鸿祎 数字经济下半场或由传统产业主导。过去一提到数字经济,往往想到互联网公司,好像互联网公司才是数字经济的代表。但是在未来,实业和传统制造业将会是数字经济的代表。互联网下半场数字化的主角是传统企业,民营企业尤其是以高科技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应与传统行业合作而非取而代之。IMABCDE每个字母都有所指代,分别是IT、移动通信、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这些技术综合运用在一起,恰恰能够帮助很多传统行业,特别是传统制造业解决业务数字化的问题。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 沈萌 作为实体经济重要基础的工农业部分,对数字化技术的应用程序还较低,这也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瓶颈之一,因此如何利用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先进技术更好地推动制造业、农业、建筑业等基础领域,将是中国数字经济出现跨越式发展的关键环节。

全国人大代表、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 杨元庆 明确效率红利的政策导向、加强对智能物联网产业的政策扶持力度、打造智能物联网标杆案例。传统行业要充分利用5G带来的市场机遇,推动智能化改造,创造出更多效率红利。效率红利有望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新抓手和新动能。

三、各地大力发展数字经济

北京:实施北京智源行动计划,推动产业升级和变革 2019年,北京将聚焦5G、人工智能、医药健康等关键方向,精心组织推进创新攻关,更好地服务国家创新战略需求,精心谋划各区主导产业和重点培育产业方向。实施北京智源行动计划,推动人工智能带动各领域各产业升级和变革。推进医药健康协同创新行动计划,在研发外包服务、中试平台、研究型病房、创新品种审批绿色通道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加快5G、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继续大力拓展各类创新技术的应用场景建设。推动奔驰新能源汽车、超高清显示设备、集成电路生产线、第三代半导体、“无人机小镇”等重大项目落地。

天津:落实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 天津将深入实施新一代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落实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补偿、重点新材料首批次应用保险试点等政策,为企业提供更多应用场景和市场空间。进一步推进腾讯、华为等大数据中心和新松机器人、中核质子医疗、三峡新能源等项目发展,精心打造人工智能领域的自主可控信息、智能安防、大数据、先进通信、智能网联车、工业机器人、智能终端7条产业链。

河北:促进“互联网+”和“+互联网”相协同 河北在2019年将做强传统优势产业链,大力发展智能制造,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模式应用。加快5G商用进程,促进“互联网+”和“+互联网”相协同、线上和线下相结合、虚拟和现实相交互,打造新业态,创造新经济。加强产业链协同配套,高质量发展特色产业集群,培育更多的“专精特新”隐形冠军。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提速增效。以工业设计助推河北制造向河北创造跃升,加快工业设计产业聚集区建设,办好第二届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山西:推动通信塔与社会塔双向开放共享 山西计划加快构建安全、高速、泛在、智能的信息网络,制定实施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研究制定城市改造中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政策,将通信基础设施纳入市政规划体系,推动通信塔与社会塔双向开放共享。优化城乡4G网络覆盖。抢占5G发展先机,加快商用进程,推动5G站址规划和基站建设,助力数字经济发展。积极引进培育优势企业和研究机构,发展人工智能、信息安全、传感器等数字产业,推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在重点行业和区域落地。

内蒙古:改造升级装备制造业促进科技与产业融合 增强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发挥现有产业基础和人才优势,支持装备制造企业改造升级,加快新产品研发和新技术产业化应用,加强装备制造业配套能力建设,推动运输设备、工程机械、新能源汽车等产业高端化、智能化。发挥科技成果转化资金作用,促进科技与产业融合,发展数字经济,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聚焦自治区产业发展需求,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创建包鄂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推动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

辽宁:深入推进100个智能制造及智能服务试点示范项目 着力提升产业链水平,实施科技创新引领产业振兴专项行动,强化工业基础能力建设,培育和发展新的产业集群。加大科技投入,推进技术攻关,建设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成立国家机器人创新中心,持续推进华为辽宁大区(锦州)云计算中心项目,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支持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发展,推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深度融合,深入推进100个智能制造及智能服务试点示范项目,促进工业2.0、工业3.0、工业4.0并联融合发展。

吉林:坚持以“数字政府”建设为先导 坚持以“数字政府”建设为先导,积极发展数字产业。加快“吉林祥云”大数据平台建设,运用信息化手段提高政务服务水平。推进科大讯飞人工智能小镇等建设,着力构建大数据产业链。加快建设长春红旗小镇综合体。实施智能制造示范工程,推进东北工业集团等百户企业智能制造重点项目滚动实施。加快数据资源向“数字产业”转变,突出抓好“1+6”融合发展,积极培育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打造智能制造、智慧旅游等数字产业示范新高地,让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加快形成数字产业集群,推动科技革命再提速。

上海:加快智慧城市建设 深入实施智能网联 加快智慧城市建设。打造智能化信息基础设施体系,大力推进5G网络、新型城域物联专网等建设。积极培育人工智能创新产品和服务,加强人工智能在教育、医疗卫生、养老、助残、交通、生态等领域的应用。加强关键设施网络安全防护,严格落实防护责任。深入实施智能网联汽车等一批产业创新工程,推动中芯国际、和辉二期等重大产业项目加快量产,实现集成电路14纳米生产工艺量产,推进昊海生物、ABB机器人、盛美半导体等项目开工建设。支持企业加快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实施改造示范项目200项。淘汰落后产能1000项。

江苏:实现“江苏制造”向“江苏智造”转变 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组织实施重点平台建设工程和“企业上云”计划,创建一批示范智能车间和智能工厂,培育一批智能制造系统集成服务商,实施一批技术改造项目,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实现“江苏制造”向“江苏智造”转变。深入实施生产性服务业“双百”工程和互联网平台经济“百千万”工程,提升生产性服务业要素集聚能力。密切跟踪国际产业发展新趋势,聚焦数字经济、物联网、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等领域,实施一批重点项目,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四、发展数字经济面临的挑战

数字中国产业发展联盟专家委副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 邬贺铨 工业互联网发展面临很大挑战。首先,消费互联网是共性的,而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不同行业甚至同一个行业的不同企业都是个性的。第二,消费互联网终端品种简单,使用门槛低,而产业数字化转型涉及传统生产设备类型多、业务链条长、服务模型复杂,对技术、资金、人才都有较高要求。第三,消费互联网的运用基本上是从无到有,而产业数字化是对现有生产方式的改造。最后,和消费互联网赢家通吃的格局不同,产业数字化需要有更多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并且产业数字化转型对企业组织变革有很高的要求,ICT企业在实体产业数字化转型中可发挥先锋作用,但主体应是实体经济企业。中国新一代ICT技术快速发展但与美国相比差距还很大。ICT的核心技术产品如CPU、DSP、操作系统等仍是我国的软肋。中美两国2018年GDP相差不到一倍,但中国ICT市场规模却不及美国的一半,可见中国的ICT行业还有很大的差距,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数字经济的发展关键仍是创新驱动。缺乏合理商业模式下的盲目跟风会把好事做砸,需要经历痛苦的洗牌过程才能够凤凰涅盘。互联网企业成功难以复制,唯有创新永恒。发展数字经济也一样要结合国情和企业自身情况,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经济发展之路。

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 张莉 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迅速,但是也面临着很多挑战。首先,中国数字经济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相关基础设施还不完善,核心技术创新的能力还有待提高。第二,中国数字经济的行业管理水平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来填补数字经济相关领域管理的空白,如建立明确的法律法规体系、信用体系,加快行业与市场的融合等。第三,目前个人隐私和产业隐私缺乏合理完善的保护措施,信息安全保护机制还有待加强。第四,虽然中国数字经济和传统产业的融合边界在弱化,但是数字经济对传统产业的改造水平还有待提升。第五,当前国际环境复杂,中国数字经济的风险防范措施还需进一步完善。第六,中国数字经济的利润模式尚未建立,这将对数字经济长期发展提出挑战。此外,中国区域发展的不平衡也增加了政策制定的难度。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马化腾 数据安全问题一直是困扰着数字经济发展的难题。我国正全面进入数字社会,构建包容、可信赖、可持续的数字经济社会。数字技术在带来众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信息过载、数据安全等问题。要加快研究新兴技术领域的法律规则问题。数据规则方面,应进一步完善数据治理的顶层设计,建立数据收集、利用与保护的基本规则秩序,防范并打击数据滥用行为。